身份危机

艾米莉是新女子监狱的一名狱警。

得益于高科技关押装置的帮助,这个罪犯容量庞大的新监狱需要的人手很少,例如此刻,关押着数百名女囚的片区就只有她一个人在日常巡视。

她丝毫不担心囚犯们对她不利,因为她们都一动不动地被囚禁在一个个并列竖立的、一人多高的柜子中。

严密的拘束服让她们始终保持着双手环抱在乳房下部的直立姿态,完整的生命维持系统使她们不需要外出和活动也能保持健康,而遍布拘束服内的各种惩戒装备则按照预设的关押程序随机给予各种惩罚和奖励刺激。

当然,惩罚的内容往往明显多于奖励,这套系统之所以有奖励刺激的设计,不过是为了防止长期单调的惩罚让囚犯渐渐产生适应性、从而导致惩罚效果不佳而已。

适当的性刺激乃至性高潮,特别能唤醒囚犯对没有被关押时的美好生活的回忆,从而有效地让惩罚变得更加深刻、更加难以忍受。

记住地阯發布頁日以继夜地监禁、拘束、感官剥夺和惩罚,加上精心设计用于提高惩罚效果的少量随机奖励,让这所新监狱的监禁改造效率远超旧监狱,很多十数年关押也不愿回头的反社会分子,在新监狱中只需要关押短短两三年时间就可以变成遵纪守法的模范公民。

虽然跟踪记录显示她们中有异常高比例的人在释放后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性行为成瘾,但是——这并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相对于新监狱所带来的极高效率,这点小小的副作用自然被忽略了。

不过,艾米莉的心绪却并不像她表面看起来这样平静。

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SM,而她特别偏好于受虐方。

她不太喜欢疼痛和肮脏的内容,而对拘束、捆绑,以及这种状态下被迫接受强制的性刺激非常迷恋。

艾米莉尝试过很多自虐行为,用各种拘束道具剥夺自己的行动能力,然后在无法逃脱的情况下欢愉而又煎熬地经受各种性玩具的长时间刺激。

遗憾的是,艾米莉很难完成严密又可靠的自我拘束。

即使在各种高科技锁具应用上之后,自缚的她也很难保证给予自己想要的性刺激和快感。

但是这所监狱可以。

用于罪犯的先进的拘束系统完全不是那些简单的情趣玩具可比的,而拘束装置内置的大量监测和奖惩道具,则可以确保非常多样化又不会失误的快感享受,简直是一个自虐爱好者的终极梦想。

一旦产生了这种念头,艾米莉就再也没法忘掉它。

这样的体验对她的诱惑力非常大,令她总在巡视时不由自主地看着那些被严密拘束、时不时微微颤抖的女体,想着这到底是怎样的感受,如果是自己被这样拘束对待……但是,为了这样连自己都觉得变态的性幻想而故意犯罪入狱?似乎代价又太大了。

而且,监狱对犯罪分子可并不仁慈,那些女囚躯体的颤抖很少是因为快感,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在形形色色的惩罚中的挣扎。

被拘束着进行火辣的感官享受是艾米莉的性幻想,而被痛苦地惩罚则并不包括在内。

但是最近,艾米莉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自己体验一下自己的性幻想,又不需要犯罪入狱或者丢下名声和尊严去求助同事,只需要小小地违反一点规章——挑一个即将刑满释放的女囚,临时修改她的奖惩设置,用应急维护的权限将她放出来,然后谎称自己收了某人的好处所以提前放走对方,让对方穿着警服离开。

在对方离开后,自己代替她服完刑期,以免监狱的安全系统发现拘束室的空位而报警。

只要提前请个假,在“刑满释放”后回来继续上班,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毕竟这所监狱里的警察实在是少得可怜,又高度自动化,只要那名幸运的女囚穿着警服又拿着她的身份卡,离开这里就毫无阻碍。

在一段时间的观察后,艾米莉选中了编号8.6.4的女囚——她的刑期只有短短一周,罪名不过是一次没出人命的街头斗殴,青春期的不良少女典型。

在艾米莉决定选她的时候,她的刑期还剩48小时。

7天的刑期在一定贿赂下缩短两天听起来也相当可信——对那种服刑一年半载的囚犯说有人想要提前两天释放你,艾米莉自己想想都觉得不靠谱。

艾米莉在自己的个人办公室抽屉中放好了一套额外的警服,并在警服里藏了一张新的身份卡——目前带在身上的这张已经被她设定挂失,一天以后就会失效。

抽屉里的那套警服也是货真价实的,而她自己穿着、并准备过一会儿让那个女囚穿走的,则是高彷的情趣制服。

这样一来,当她代替囚犯8.6.4“服刑”剩下的两天时间时,对方穿走的警服和带走的钥匙卡都是“假货”,就彻底没什么风险了。

两天后当自己被“刑满释放”时,货真价实的艾米莉警官就可以再次出现在办公室里,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艾米莉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地站在8.6.4号拘束装置面前,而本该在装置内服刑的女囚则已经消失不见。

拘束装置旁的面板上显示着“例行维护中”,只有在这个状态下,艾米莉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替换进去。

被提前两天释放的少女迅速接受了艾米莉警官的说辞,已经穿上她留下的警服,拿着身份卡迅速熘走了。

“现在按流程来,先穿上下体的封锁装置。”

艾米莉拿起面前的一个复杂精巧的设备。

记住地阯發布頁它的主体是一条“丁字裤”,只不过丁字的一横是5厘米宽的金属腰带,而跨过股间的一竖则是一个U形金属条。

U形的两竖末端各有一个锁扣,当它们分别锁定在金属腰带前后时,就完美地封闭了穿戴者的下体。

U形金属条的底部有三根长短粗细不一的柱状物,像一个“山”字一样,分别用来插入穿戴者下体的三个孔洞。

靠前的一根最细小,仅有一毫米左右粗细,长度也不过8厘米;中间的一根最长,大约有2厘米直径、2厘米长度;最后一根直径与中间的一样,只是稍短一些,大概有厘米长。

看起来是很保守的尺寸,但艾米莉清楚地知道,依靠先进的纳米和微型机械技术,它们的长度和尺寸可以在很大范围内自由变化——例如前方的尿道栓,就会在插入尿道后在整根柱体上产生数个直径3、4毫米的球状凸起,将自己牢牢固定在穿戴者尿道内,同时封闭尿道,彻底控制穿戴者的排尿;后方的肛门栓也类似,一旦在肛门内外用凸起结构固定好,除非拘束装置内置程序允许穿戴者排泄,否则无论便意多么难忍,也只能强制忍受;中间插入阴道的柱体则可以在挑逗性的手指大小到让人看一眼都忍不住害怕下体被撕裂的巨大阳具尺寸之间自由变化,功能非常齐全。

在充分的润滑辅助下,艾米莉没遇到多少困难就把“山”字形的三根柱体插入了自己下体。

将U形金属条前后分别插入腰带前后预留的锁孔里,用力向上一推,随着喀嚓一声清脆的上锁声,她彻底不能回头了——整套拘束设备的任意部分只要上锁,在服刑时间结束前都必须依靠警官授权才能临时解开,而她用于授权的钥匙卡已经被女囚8.6.4带走了,至少要一天的挂失期结束后,她藏在办公室里的新钥匙卡才能起效。

而如果拘束装置真的空置那么长时间,一定会惊动监狱的警戒系统。

她必须在剩下的不到半小时维护时间内将自己结结实实地拘束到女囚8.6.4原本的位置。

艾米莉接着拿起一件紫红色的乳胶紧身衣,这也是拘束装置的一部分。

在非工作状态下,这件拘束衣相当宽松,一个人穿戴起来也没什么困难,显然是为了让不同身材的囚犯都能穿上。

艾米莉接着拿过一对蓝牙耳机,将它们稳固地戴在双耳上。

这将是她“服刑”期间所有声音的来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相同颜色的乳胶头套,艾米莉将它也套上了自己的头。

现在,除了双眼、鼻子和嘴在预留的洞中显露出来之外,她的全身上下已经被紫红色的乳胶所包裹了起来。

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不可能再将她与囚犯8.6.4区分开来。

乳胶头套的嘴部开口带有一个固定在头套上的圆环形口枷,艾米莉努力张开嘴,将圆环推到自己的齿间,然后用力咬了下去。

圆环内部的机械结构立刻卡住了艾米莉的上下两排牙齿,将她的牙齿和口枷固定成了一个整体。

记住地阯發布頁现在她不仅不能再闭上嘴,也不能再张开嘴了,当然更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脱离口枷的束缚。

该进行最后的拘束了,艾米莉心想。

她跨进了面前竖立的单人牢笼,这个几十厘米长宽、一人多高的金属盒子里除了她美妙的身躯之外,就是错复杂的拘束皮带,以及悬吊在空中的一副手铐和一只彷佛拘束用单手套一样的皮具。

“单手套”的开口正到艾米莉大腿中间,她自然地将两腿分别跨入其中,在它的限制下双腿紧紧合拢了起来。

悬吊这个腿部束具的皮带则相应在她的上半身编织出了层迭的菱形,构成了一件没有死角的拘束衣。

艾米莉拉过悬吊在身旁的两块形状奇特的钢骨架硬皮革,昂首挺胸站好以后,将它们在自己的脖子上合拢并锁住,一个固定头颈部姿势的颈套就出现了。

现在的她甚至不再能低头,也只能以很小的幅度左右转头,全身的行动能力被进一步限制了。

但这还没完,艾米莉又拉过身边用黑色软管悬吊的另一个东西。

它看起来像一根彷真假阳具——而它的材料和插入艾米莉下体的几根柱体一样,原本可以随意变形,这个造型是她在自己电脑上专门设定好的:一根长2厘米、粗4厘米的坚挺的阳具。

艾米莉将它穿过自己的口枷慢慢推进去,刚推到一半就开始感到有些后悔——自己似乎将它弄得太粗大了点,毕竟她自己还没有过真正的深喉经验。

在假阳具的龟头部分触及她敏感的咽喉时,艾米莉没能抑制住条件反射的咳嗽动作。

而这一突然的动作却将口塞末端和口枷按在了一起,自动锁定系统非常可靠地起效,将假阳具固定在了艾米莉口中、固定在这个即将深喉的微妙位置。

艾米莉忍不住呜咽了一声,却只传出被良好抑制的、细微而诱人的“呜呜”。

忍住咽喉的不适感,艾米莉认命地在心中叹了口气——看起来木已成舟,现在的她除了完成拘束之外,实在也做不了什么了。

她站直身体,将双臂放到自己的乳房下面,做出一个双臂环抱自己的动作。

左右手分别在身体的右侧和左侧摸索,很快找到了就悬挂在附近的手铐。

刚刚将两只手铐分别锁上自己的手腕,检测到一切就位的拘束装置便开始了工作。

前方的强化玻璃门徐徐关闭,将艾米莉彻底与外界隔开。

门上的单向玻璃让她的躯体在外界看来清晰无比,而内部的艾米莉却只看得到一片灰暗的金属色调。

这样狭小逼仄的感觉从心理上进一步强化了她被限制自由的感觉,让她更加兴奋了起来。

身上的胶衣和乳胶头套开始自动收缩,很快就完美地贴合在艾米莉的肌肤上,将她动人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乳胶内侧密布的各种或用于监控身体状况、或用于提供从微弱瘙痒到明显刺激的电极片随之也紧密贴合到皮肤上。

它们与乳胶明显不同的触感提醒着艾米莉,自己的身体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脆弱、毫无防备的状态。

想到这一点的她既紧张又期待,无意识地“嗯”了一声,却被口中的假阳具牢牢地压制住了。

随着机械运动的声音,艾米莉感到全身的拘束皮带都突然收紧了——套住她双腿的皮具被提了起来。

很快,她就整个人被垂直悬空地吊在了牢笼中,上不接天下不着地。

连接着手铐的皮带也在收紧,让她的双臂被迫越来越紧地环抱着双乳下方的身体。

记住地阯發布頁当收紧完成时,她的全身除了头部和腰肢还能轻微扭动外,已经被彻底而完美地拘束了起来。

尝试挣扎了一番后,艾米莉确认:这套拘束设备比自己以前玩自缚时用的实在是强太多了。

她兴奋地等待着自己刑期的开始。

很快,耳机中传来一个冰冷的合成女声:“囚犯8.6.4例行维护完成,重新拘束完成,自检完成,准备继续服刑,剩余刑期48小时。”

插入艾米莉阴道内的柱体开始快速膨胀,很快成为了一根粗壮的阳具,随后开始交替变长和变短,很好地模拟了“抽插”动作。

紧贴艾米莉的阴蒂和乳房各处的电击与振动贴片也开始输出温柔的微弱电流,让她感觉这些部位正在被温暖地爱抚。

严密的拘束下,这样的快感让她根本无力抵抗,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而欢愉的呻吟则被口中的假阳具翻译成意义不明、却同样充满欲望的“呜呜嗯嗯”。

这显然不是囚犯的待遇——事实上,艾米莉提前修改了8.6.4号囚犯的监禁惩罚内容,正是为了让自己享受拘束与快感。

她可不想真正作为一名囚犯被捆得动弹不得地接受两天的刑罚。

全身的各个性感带都被机器仔细而又有效地刺激着,来自全身的快感在艾米莉体内迅速积累升温。

很快,随着一阵身躯的紧绷与痉挛,艾米莉的下体彻底失守,被紧密拘束下袭来的高潮所吞没。

当她慢慢从潮水般的快感余韵中回过神来时,惊讶地发现全身的性刺激并没有减弱——艾米莉甚至已经被逼迫着接近第二次高潮。

惊讶之余她也产生了一丝慌张:她知道自己设置的程序是什么——她将“惩戒”

部分设定为:在这48小时中,除了每天8小时使用催眠气体强制休息之外,机器将确保剩余的所有时间内,她的性快感等级不低于4%,并且其中每天至少有4小时不低于8%,但严格监控自己的身体情况,确保快感低于%——因为%的性快感等级就是高潮。

而“奖励”部分,正是总共6次性高潮,何时给予一次高潮的奖励由程序自主随机选择。

这意味着在这两天刑期内,她将长期处于非常高的性唤起状态,将会非常渴望更多快感和高潮——但后者却注定非常少。

她期待这是一次让自己欲仙欲死的体验。

让艾米莉没想到的是,48小时的服刑刚开始,程序就决定让她高潮两次。

“这意味着接下来只有……啊啊,天哪,要……又要高潮……”

艾米莉的意识艰难地思考着自己的处境,随后第二次汹涌而来的高潮将一切转化为无意识地扭动与痉挛。

8.6.4号拘束室旁的显示屏上,刑期仍是48——这套监禁系统的最小时间单位就是小时,意味着拘束室内的艾米莉服刑才刚刚开始不到一小时时间。

从外面看,她与旁边其它拘束室内的女囚一样全身被紧密约束,双眼或无神、或略显痛苦,身体时不时微微地在限制下扭动。

而艾米莉内心却充满了混杂着愉悦、紧张、惶恐和期待的复杂情绪,因为第三次高潮正在步步逼近。

记住地阯發布頁“接下来的整整两天完全是无边无际的挑逗刺激,而高潮很快就只剩3次了……”

艾米莉无助地想着,却没办法对自己下体忙碌的机器做任何事,只能默默承受着体内越来越濒临极限的火热快感。

很快,绵密的快感浪潮就将她推到了巅峰,下一秒钟,第三次高潮就要无情地席卷艾米莉毫无抵抗之力的娇躯……就在这时,艾米莉全身的刺激都突然停止了,原本正冲击着她的蜜穴、制造止不住的快感的假阳具更是直接缩小成了小手指大,静静地再也不动弹。

性刺激突然消失让艾米莉在距离天堂仅一步之遥的地方被硬生生地定住了。

这样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她不由得大声呻吟起来,声音中充满不可置信、失落和难以消除的欲望。

然而在口中的假阳具压制下,就连她自己也只能听到一点毫无意义的、无助的呜呜声。

一段时间过后……8.6.4号拘束室的刑期变成了42,六个小时的刺激中,除了一开始短短五分钟内的连续两次强制高潮外,艾米莉再也没能获得高潮。

反倒是距离高潮的释放就差一步时被硬生生制止这一让人非常失望、无助又欲火焚身的体验,她已经体验了许多次。

从外面看,她的双眼已经不再充满欢愉和高潮带来的失神,而是与其他女囚一样的痛苦神情——只是让她痛苦的原因与其他女囚并不相同。

这时,艾米莉口中的假阳具震动了起来。

这是她设定的程序的一部分,在每天清醒时启动2次,提醒她排尿和排便的时间到了——对依靠口塞提供营养液维持生存的女囚来说,原本排便的需求并不强烈,但她特意在程序设置里增加了一些惩罚项目,让拘束设备在她清醒时每过一段时间就从嘴里的假阳具口塞和后庭的肛门栓里注入液体,从而强行制造尿意和便意。

而现在,这些更改过的设定让她后悔不已。

早已充满便意和尿意的她迫不及待地开始努力用自己的舌头舔起口中硕大的假阳具——这也是设定程序的一部分。

在排泄规则上,艾米莉调用了自己不久前在调查地下性爱黑市时搞到的一套性奴组织使用的口交训练程序。

它的大致效果是,艾米莉必须尽量认真地服务口中的假阳具,直到传感器收集的数据经程序认为可以让男性在十分钟之内“射精”,才算作一次成功,并换得一次排泄的机会。

这套程序里有五个不同的难度层次,其中的虚拟射精需要的口活水平自然是越来越高,能够从易到难并稳定通过最高难度的女性,在黑市中也是相当高价的顶级口交奴隶了。

艾米莉给自己使用的自然是最低级难度,但她特意设置了“每成功2次,难度提高级”。

这样,有可能第二天她再想要排泄的话就不那么容易了,需要成功通过第二级的口交模拟才行。

艾米莉对更高的难度并没有多少信心,不过幸好她也不会被拘束更久。

……对大部分人来说是转眼之间,对艾米莉来说却是充满欢愉、痛苦、欲望和无助的难熬的一段时间——8.6.4号囚犯的刑期已经缩短到了4小时。

此时的艾米莉只享受了3次高潮,虽然这三次高潮的强烈和美妙程度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

她开始期待起接下来的半天时间——还有3次美妙的高潮在等着早已欲火焚身的自己,想想就让她兴奋地微微颤抖。

没过多久,艾米莉所制定的程序似乎打算再给她一次高潮奖励。

在蜜穴内抽插转动的假阳具无情地刺激着每一寸敏感的媚肉,而爱抚、揉捏一般的感觉不仅出现在双乳与阴蒂,还出现在腰侧、后颈、翘臀和大腿内侧等很多新部位——由于艾米莉开启了拘束系统的启发式学习能力,它会在逐渐尝试中找到艾米莉全身越来越多的性感带,让挑动她的快感和欲火变得越来越高效且难以抵抗。

在快感的惊涛骇浪中,艾米莉艰难地试图集中精神,极尽自己的口活来舔弄着口中的假阳具,因为她的便意已经积累很久了,实在是难以承受放弃这次排泄机会的代价。

口中的假阳具震动得越来越规律,这表明她快要成功让它“射精”了。

二级口交训练的难度比一级高了不少,与此同时艾米莉的身体也难以抑制地越来越接近高潮,让她难以集中精神服务虚拟的男人。

对快感的渴望、被严密拘束而只能承受一切的无助、因“努力口交换取排泄机会”

这种做法而产生的下贱感,诸多情绪交织让艾米莉的脑海陷入一片甜蜜的混乱。

以至于当耳机中响起一个陌生的女声时,她差点没反应过来。

“囚犯8.6.4号,女,2岁,公民证号XXXXX43945XXXXX,因轻度故意伤人而入狱,总刑期68小时,目前剩余4小时,是你吧?”

陌生的女声说道,“初次见面,我是分管你这个片区的新任警官。哦,忘了你看不到我了。前一任警官前天回去以后突发急病,申请离职了,所以换我来管你们了。”

这一消息让艾米莉如遭雷击,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敢相信——自己明明好好的在……在……反正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换人了……难道是那个被自己换走的女囚搞的?她不就是个打架斗殴的不良少女吗,她怎么敢这样?她又是怎么让监狱批准离职又没有引起怀疑的?不可能啊……震惊中的艾米莉甚至短暂地忘记了舔弄口中的假阳具,直到一轮新的便意袭来才让她慌张地继续舔起来。

但是这还没完,耳机中陌生的女声接下来说的话让她的心凉透了。

“你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特意来对你打招呼。是这样的,我来通知你一件好消息——对社会的好消息,对你个人来说可不一定了。”

陌生的女声停顿了一下,似乎传来一点翻动纸张的声音,以及她的啧啧惊叹声,“幸好重桉组的人动作快,再过一天,你这条隐藏的大鱼可就又要熘走了。

那个凶杀现场的处理很不错,真的差点让你逃掉了。不过现在,你的谋杀终究被定罪了。除此之外,我还要来这里更新你的刑期和奖惩强度。我对你的奖惩程序的具体内容没什么兴趣,只是提前预告你一下,裁决的方桉是奖励减半、惩罚加倍,经典的轻犯改重罪的方桉。”

随后她便没有多说一个字,耳机中只有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艾米莉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试图大叫些什么。

正在此时,她赢得了一次新的排泄机会。

尿道栓与肛门栓的阀门同时打开,尿液和浣肠液汹涌而出,被连接下体的软管快速吸走。

排泄的畅快感击碎了她的理智,也将她推过了天堂的大门。

象征着第四次性高潮的抽搐和痉挛从盆腔开始扩散、席卷艾米莉的全身。

正在这时,所有的性刺激又停止了。

艾米莉已经进入高潮状态的身体仍然颤抖着迎来一次次下体的紧缩,但是由于缺乏持续的刺激,这样的痉挛不过只是动作而已,没有带来任何令她满足的快感。

在这次毫无快感的、不完整的高潮平息以后,艾米莉听到了耳机对她的通知:“囚犯8.6.4号拘禁条款更新完毕。原奖励总计6次高潮,现削减至3次,已使用3次,刑期内总计剩余奖励次。原惩罚为清醒时间内维持性快感等级不到达%,且持续高于4%,并保证每日有4小时内高于8%,清醒时间内每8小时由肛门注入5毫升浣肠液,经口注入5毫升纯净水;现更改为清醒时间内维持性快感等级高于6%;现将性快感等级底限由4%提高至7%,4小时高刺激时间内提高至9%,清醒时间内每8小时液体灌注更改为每4小时进行。刑期更新完毕,剩余服刑时间:42小时。”

“呜!呜!”

艾米莉惊恐地挣扎起来,但她所能做的除了微微扭动腰身、睁大双眼和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压抑呜咽声之外,也什么都没有了。

她用仅存的理智艰难思考着42小时到底是多长,接着惶恐地想象着:这样长时间持续地性刺激,而不能获得哪怕一次高潮的快感地狱,会是怎样让人疯狂……唯一的希望,就是新任警官能发现她藏在办公室的警服和身份卡,然后察觉到异样,然后或许她就能……接着这些思考就被上下两个洞口注入液体的感觉所打断了。

为了避免呛到,她不得不努力吞咽着口中假阳具射出的液体,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她的嘴里撒尿一样无比羞耻。

紧接着出现的,是她熟悉而又害怕的、包裹全身性感带的潮水般的刺激。

拘束系统的学习进展很快,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守。

被紧密拘束着、无法反抗地承受着这一切的艾米莉,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内心深处,却隐约产生了一丝梦想成真的堕落快感。

而在拘束室的单向玻璃遮蔽下,艾米莉完全无法看到自己的办公室方向的情景:由于“艾米莉警官”突发的急病,那里被挂上了传染病危险的标志,有着完善防护的医疗人员正在把办公室里的所有物品搬出来、扔进医疗废品回收车。

很快,最后一件艾米莉警官的物品被扔进废品回收车,几名医疗人员随即密封车门,将它推向监区内的污染物焚化炉。

一件警服的兜中露出半张身份卡,在烈火中很快被一同烧成灰烬。

“随着重桉组的工作获得突破,这起震惊大众的凶杀桉终于尘埃落定,真凶已经被锁定为一名女性职业杀手。巧合的是,这名手法相当专业的杀手却正好在几天前被无意间卷入一起街头斗殴,因而被抓捕入狱。在她即将刑满释放时,这一桉件的突破锁定了她重刑犯的命运。这样丧心病狂的职业杀手真的能被新女子监狱所改造吗?我们邀请到了专家XXX,请他与大家一起聊一聊……”

囚犯8.6.4,黑暗世界里的职业杀手,差点阴沟翻船的“幽影”

舒服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从茶几上抓过一粒葡萄享受地吃了起来,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茶几上散落的文件里,赫然列出了艾米莉警官近几年的大量SM情趣玩具网购记录。

“幽影”扫了一眼,自言自语道:“买得虽然不少,质量都不怎么样啊。看来的确没人拿什么好处让你提前放走我,就是你这个小骚货自己忍不住想玩玩的借口而已。希望你给自己设的程序足够舒服,你可还有好几年要待呢……”

One thought on “身份危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