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女奴人生的女孩-安娜篇

Table of Contents

第一章

C国的普通一天,每个人都延续着平常的生活,在一所艺术学院的形体房里,优雅的韵律音乐从音响中播放着,二十多位十八岁左右的美少女在形体老师的口令下随着音乐做着标准的形体动作,虽然人数众多,但动作却整齐化一,时而双臂伸展,时而单腿抬至臀部,就像形体教学片一样的动作,让这二十多位美少女更加凸显出其本来就很标致的身材。

说她们是美少女,一点都不为过,她们的脸庞不尽相同,有的可爱,有的冷艳,有的瓜子脸,有的丰满圆润,但都是美若天仙,身材更是比例标准,毫无多余赘肉,胸部却都丰满无比,就像从无数美女中精挑细选出的精品中的精品似的!不过,她们中间却又有所不同,她们都穿着乳白色连裤袜,芭蕾形体舞蹈鞋,区别就在她们穿着的泳装式长袖连体舞蹈练功服,有十几位是蓝色的,样式正常普通,而剩下十位的颜色却是黑色的,袖口手腕处和芭蕾舞蹈鞋上面的脚腕处锁着不锈钢材质的宽约五公分金属圈,每个金属圈外侧有不锈钢的固定环,而舞蹈服领部不同于普通蓝色舞蹈服的低领低背,而是前后都全包至脖颈的高领样式,脖颈处同样锁着不锈钢项圈,而腰部和裆部锁着黑色牛皮制作的贞操带,贞操带腰部周围有不锈钢的固定环,膝盖上部也分别锁着不锈钢环,内侧也有相同的固定环,虽然这些固定环此时为了形体训练都没有被锁着,可这些锁具却可以绝对杜绝这十位特殊的美少女私自脱下舞蹈服装。然而,虽然有着不同的装戴,可一点也不影响她们和其他十几位普通穿着的学员进行着相同的严格训练。

安娜是市一中的一名高三女生,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由于从小学习舞蹈,功底深厚,加上学习优秀,已经被一所国立舞蹈学院录取,乘着高考后假期长,便报了市里这所艺术学院的形体训练班加强一下形体技能,今天是开班的第三天了,除了对老师的教学很满意以外,便是对身边的十位特殊学员女生充满了好奇,开班第一天,这十名女生就和她们一起训练,补导老师给她们说那十位学员是某行为艺术团体,为了平时方便表演,才来这进行形体训练的,除此之外,老师再无多说,并不允许她们和那十名女生交流,可让安娜感到奇怪的是,每天训练完后,都有专人来到教室,把每位特殊女生的手腕,脚腕,膝盖上部的铁环用铁链连接起来,并给她们带上黑色的头套,头套没有眼部,带上后她们便会失去视觉,然后用非常大的红色圆球塞入她们的口中,外部用貌似皮口罩的东西将口部封住然后在脑后锁死,估计带上后别说说话了,估计连用嘴呼吸都是奢望了吧,除此以外,她们的舞蹈鞋也会被脱下,换上黑色的高跟短靴,不过这高跟鞋鞋跟足有十五厘米高,穿上后脚尖几乎与小腿成为一条直线,靴口与脚腕的铁环用专用锁具锁住后便根本无法脱去,然后她们便被前前后后用四十厘米的铁链锁在一起,由专门的人员从前面拉着离开,然后带去练功房旁边的一间空房里,至于进入那间房后会发生什么,像安娜她们那样的普通女生便不得而知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到了训练班上课的最后一天,但是缠绕在安娜心里的疑团却把她的好奇心引向了顶峰,这些特殊的女孩到底来自哪里?究竟是做什么的?什么样的行为艺术需要如此对待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呢?这些疑问,促使安娜下定决定要一探究竟,她和与她一起前来训练的有着相同好奇心的好友紫琪商量好,在明天毕业仪式前一定要解开那十位特殊女孩的秘密!

依旧,那十位女孩像往常一样在下课后被装备后带往那间空房,而安娜和紫琪商量好晚上十点在楼下汇合,然后去一探究竟。教学楼顶的大钟指向了晚上十点,两个女孩悄悄走进了楼后,悄悄来到那十位女孩所在房间的窗户下,抬起头,透过紧紧拉起的窗帘中间仅有的一点缝隙,用随身带着的强光手电照向里面,然后,她两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他们所看到的画面简直太令人吃惊了,只见那十位女孩依旧是下课后的那身装备,但都被以下跪的方式分别锁在高约1米,宽约50厘米的透明玻璃箱里,每个人的胳膊都被M型反吊在脖子后面,头被箱顶压着,只能最大限度的低着,由于箱子很小,他们在里面只能一动不动,有几位女孩难受的左摇右摆,可这终极的禁锢让她们无法移动分毫,安娜当即认为,这绝不是什么行为艺术,说不定这些女孩不是自愿而是强迫被如此对待的,她与紫琪商量后决定进入这个房间,向这些女孩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她们是被强迫的,就立刻报警,说做就做,安娜跑进楼里,从消防栓里拿出消防斧,跑到窗前,一斧头将一块玻璃敲碎,然后两人顺着窗框爬了进去。而这个窗框,就犹如一道正常世界和倒错世界的时空之门,从此改变了两位本有着美好前途的女孩的人生。

当安娜和紫棋翻入房间后,发现总共有十个玻璃箱,里面不多不少的禁锢这和她们每天一起练习形体的十位可怜少女,安娜对紫棋说,不管她们到底是什么原因被禁锢在这里,我们先一人打开一个箱子,问问她们不就知道了么,紫棋表示同意,于是,她俩一人挑了一个箱子,经过观察,箱子上下都是一体的,只有前面一个面,有一个插销,打开插销,就可以打开,而那些少女就是通过这个门被放进去的,于是,她们打开了箱子门,而箱子里的少女屁股感觉到了有人将门打开了,无助的扭动着身体,被塞着口塞的嘴里呜呜呜的想喊出声音,但是无奈口塞太大,根本无法发出多大的声音,安娜和紫棋赶紧把两个少女拉出箱子,可奇怪的是,当她们把被禁锢的少女放出来以后,她们并没有作出得到自由后的放松动作,而是拼命的扭动着身体,使出全身力气呜呜呜的想说什么,安娜不知是怎么回事,于是使劲把她们嘴里的口塞从嘴里取出来,然后把头套摘掉,当那女孩看到放出她们的是安娜她们时,顿时大声喊道…快把我们放进去,快把我们放进去,谁让你们把我们弄出来的,啊………来不及了,要死了,救救我们啊,那女孩话还没有说完,便全身抽搐起来,就像全身触电一样,安娜和紫棋吃惊的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那两个女孩越抽搐越厉害,被安娜摘掉头套的女孩面部由于很痛苦而变得扭曲,从口中慢慢的吐出白沫,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两个被放出来的女孩便慢慢躺在地上不动了。

安娜和紫棋瞪大了眼镜,吃惊的不知所措,发生在她们眼前的事情超出了十八岁女孩所能接受的极限,发呆似的站立在昏暗的房间里,就在这时,房间的灯突然被打开,门也被打开,进来了四位男子,安娜紫棋被从发呆中惊醒,还没等她俩反应过来,便被其中两个男子跑过来紧紧抓住了,安娜扭动着身体喊道:放开我们放开我们,但她们哪里能逃出两位强壮男子的双手,两个男子分别掏出两幅手铐将安娜和紫棋的双手从背后铐了起来,一位男子开口道,很吃惊吧两位美女,不用奇怪,我们是一个专门培育专业sm女奴,然后将她们出售给全球各地的有需要的客户,而箱子里的女孩是我们的女奴,她们有的是被绑架来的,有的是通过网络诈骗来的,每年我们都会将已经培训到第二年的女奴带到这里进行形体和舞蹈培训,而让她们有更好的技能来服务她们未来的老板和主人,而为了防止她们逃跑,我们在她们的阴道和肛门里插入了阳具式高压电击器,然后用贞操带锁住,而电击器的开关是无线控制的,打开后可以发出五十万福特的高压电流,可以让她们在异常痛苦的感受下昏迷,而每个拘束箱底部都有一个铁片连接着感应开关,每当把她们放进拘束箱里后,膝盖就会跪在铁片上,感应器就会感应到,然后用遥控器打开她们阴道和肛门里的电击器的感应模式,一旦她们的膝盖离开铁片,感应器就会感应到她们离开了拘束箱,便会在二十秒内触发电击器而将她们击昏,而电击的电压是从小到大慢慢增加的,这样会大大增加她们遭受电击时的痛苦程度,这样她们就无法也不敢逃跑而乖乖呆在里面了,怎么样?我的解释是否回答了你两心中的疑惑?

安娜听了她们的话,喊道:你们简直是畜生,她们都是有人权的公民,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们?赶紧放了她们,不然我们可要报警了!

报警?你觉得你还能离开这里吗?我们之所以告诉你们不要和她们说话,就是为了让你们不知道我们 的事情,不过就算你们问了,她们也不敢和你们说话,因为只要你们在一起训练的时候,门外就站着我们的人,如果她们中有谁和你们交流了,马上就会受到强烈的电击,这种滋味可不是能轻易享受的哦,可是,谁让你们两的好奇心这么重呢,既然现在你们发现了我们和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呵呵,从此以后你们就告别自由的生活吧,既然你们看到了这些女奴隶,不亲身感受一下是什么样的滋味怎么对得起你们那份好奇心呢?因为你们而受到电击昏倒的两个奴儿,明天是不能参加你们的毕业典礼了,正好,那就由你们两代替她们吧,好吗?

听了男人的话,安娜和紫琪不由得一惊,开什么玩笑,我们是正常的女孩,怎么能像那些女孩一样呢?赶紧吓得连连求饶,可是,羊入虎口,这些人贩子怎么可能放弃到手的肥羊呢,再说了,安娜和紫琪本就是难得的美女,别说在这了,就算在街上碰到了,她们也得想方设法的把她们骗来或直接绑架来,更何况她们竟然偷偷摸摸的自己跳进了他们的双手,为首的男人一个眼神,抓着安娜紫琪的两个男人熟练的用手在她们的脖颈后的一个穴位抓了一下,两个束手无策的小美女便瘫软在地上,这时候的安娜和紫琪因为被定住穴道,全身无力,但意识却异常清醒,(ˇˍˇ) 想喊出声,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变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随后,男子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向电话那头说了发生的事情,不一会,一个人提着两个金属箱来到房间,男子将箱子打开,里面分别装着和那十位女奴现在穿着的相同的装具,紧接着,安娜和紫琪无助的被两名男子将身上穿着的衣服一件不剩的脱去,作为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女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在异性面前暴露过除了小腿和胳膊以外的其他任何身体部位,可如今却在多位男性面前被人脱光了衣服,这是何等的难堪,这时的安娜和紫琪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她们纵然想做出一些反抗的动作,可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就像筋骨被人从体内抽去一样,软绵绵的,只能任人摆布,唯一所能做的,便是从硕大的眼睛里流出无助而又无奈的眼泪了。

被脱光衣服后,男子从两个金属箱中分别拿出一只导尿管和两支银光闪闪的外形像保龄球瓶一样的不锈钢圆柱体,一根比较粗,足有4厘米,另外一只比较细一点,但也足有3厘米左右,圆柱体上面三分之二比较粗,根部慢慢变细,而底部有一个可以贴合人体裆部的弧形片状底座,然后又拿出一瓶润滑油,涂抹在圆柱体上,又在两位美少女的阴道口和肛门口涂抹了一些,随后,男子将较粗的一根圆柱体强行塞进了少女的阴道里,因为两位少女都是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处女,所以阴道非常的紧,男子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用力硬是将如此粗的金属棒塞了进去,紧接着,又拿着较细的那根金属棒,慢慢抵近了少女们的肛门口,已经被疼的死去活来的少女,拼了命的摇着头,似乎在呼喊着:不要,不要,可是被定了穴位的她们,竟连呼喊的声音都无法发出,男子慢慢的将细的金属棒也无情的塞入了两个紧闭的肛道,从没有被异物侵入的肛门口本来呈菊花紧闭状,被金属棒侵入后,被强迫扩张到2厘米多的张开状,两个金属棒的弧形底座正好贴合在阴道口和肛门所在的臀部缝隙,使金属棒无法完全没入两个被强迫扩张的可怜的孔洞,随后,男子又在导尿管上涂抹了润滑油,扳开少女的尿道口,强行把导尿管塞了进去,然后拿出一只盛满液体的注射器,将液体注入导尿管露出的两个小口的其中一个,这样便将没入膀胱的导尿管头部的一个气球状气囊注满,如此一来,除非再次用注射器将气囊中的液体抽出,导尿管是无法从少女的尿道取出了,随后,安娜和紫琪被男子分别穿上了白色舞蹈紧身裤袜,黑色高领样式的舞蹈形体服,导尿管从裤袜和形体服裆部的预留小孔中穿出,然后被紧紧的锁上了不锈钢贞操带,贞操带腰带在少女的腰部被紧紧收缩后用暗锁锁住,使不锈钢材质的腰带周长远远小于盆骨和臀部,而从腰带肚脐眼处向下,顺着T字型顺着耻部,阴道口,肛门口,一直延伸到后腰部锁紧,使其和阴道口和肛门口之间没有丝毫缝隙,就连小拇指都无法塞进去,至此,除非有人将暗锁打开,否则安娜和紫琪是绝对无法自己将贞操带脱去的,而两支塞入阴道和肛道的金属棒便被牢牢禁锢在贞操带里面无法取出了。紧接着,少女们的脖颈处被锁上和那十位女奴一样的不锈钢项圈,膝盖上部,手腕处,脚腕处也分别锁上相同的不锈钢环,并膝盖对膝盖,手腕对手腕,脚腕对脚腕,用不锈钢链一一相连,一双超高的高跟鞋被穿在少女的脚上,然后用固定带将高跟鞋固定在脚腕金属环上,这样,除了头部,安娜和紫琪已经和那十位失去自由的可怜女奴隶一模一样了,之后,男子分别在她们的脖子上又捏了一下,将两位少女的穴道解除,不一会,少女们全身都恢复了之前的力气,不过,现在纵使有了力气,但全身的拘束具,已经让她们绝对的失去自由活动的权利了,不过说话还是可以的,于是她们挣扎着双手和双腿,向那几位男子哭喊道:求求各位大哥哥了,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们绝对不会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了,求求你们了……

一个看似领头的男子开口道:“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可能你们还没有认清现实,现在的你们和这几位箱子里的女奴隶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你们已经是属于我们的私人财产了,准确的说,你们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所有的权利和自由,还是乖乖的听天由命吧,等一会,你们就会像她们十位一样,即使是把你们带到公共场合,可仍然没有人会认识你们,随后,另一名男子拿出一瓶自喷罐,在被安娜紫琪好心办坏事电晕的两个女奴隶脸上喷了一遍,过了半分钟,竟然从那两个女奴脸上使劲撕下两张由硅胶制作的人皮面具,原来这十位可怜女奴的本来面目竟然都被隐藏在一张张人皮面具下啊,紧接着,男子给安娜和紫琪的脸上喷了一层液体,将人皮面具仔细的贴合在她两的面部,这个硅胶面具做的十分逼真,而且其漂亮程度不亚于她们本人的程度,贴上后,竟然就和真人的脸一样,就这样,安娜和紫琪两位美少女的脸便被珍藏在了硅胶面具的下面,变成了另外两位漂亮的美少女。这时,领头男子又开口道:因为你们都是被绑架和诱骗来的,在公开场合下,为了让你们无法被认识的人认出,我们便会给你们带上这个价值不菲的超仿真面具,这样,即使是你们的亲生父母站在你们的面前,也无法认出真实的你们了,刚才在你们脸上喷的液体是我们专门研制的粘贴剂,这种粘接剂非常牢固,而且可以让面具更自然的贴合你们的面部,让你们的面部所作出的表情和真实面部一模一样,不过如果不用刚才给那两位脸上喷的溶解剂,无论是谁都无法把面具从你们脸上取下来的,而刚才塞入你们体内的两根金属棒,便是刚才说道的高压电击器,里面所存储的电量可是足够把你们的生命夺去的哦!所以啊,从现在起你们两便不准说话了,尤其是明天,当你们改变身份去参加形体课的毕业典礼时,也不准发出任何的声音,否则,随时在你们跟前的监督人可是会毫无吝啬的按下电击器的按钮的。而每个电击器都有编号,遥控器可以独立设定某一个电击器的启动和关闭,而由于你们两人是新加入的,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两人任何一人说话,另一人也会跟着遭受电击啊安娜听到这个后,惊讶的张嘴喊了一声:求求你了,不要啊,我要回家,呜呜呜…..话还没说完,男子便按动了手中的遥控器,只见安娜和紫琪啊的一声,全身条件反射式的痉挛抽搐起来,豆大的汗珠马上从她们的额头冒出,不一会,男子松开遥控器,少女才从发疯的抽搐状态停下来,不停的喘着粗气,很显然,男子只是启动了很小一点电压,不然,安娜和紫琪会立即被电的失去知觉。男子说道:给你们说了,不要再说话,既然不听,那就正好让你们尝尝电击的滋味咯!哈哈哈,说完,两个黑色头套被套在安娜和紫琪的头部,头套是加厚乳胶制成的,非常紧,眼部封死,两位少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一个大直径的口塞被死死塞进口中,彻底剥夺了她们说话的权利,这一切结束后,几个男子将安娜和紫琪用跪姿分别塞进刚才昏倒的两个女奴本来所在的透明拘束箱里,白天还是优等生的自由自在的两个美少女,就因为那一时的好奇心,使她们永远的失去了美好的前程,失去了父母亲友的万般疼爱,失去了少女闺房中温暖的被窝,在半天不到的时间里,变成了没有自由,不知未来如何的女奴隶,她们早晨还在憧憬大学课堂如何美好,而现在只能被人强迫的塞进狭小的拘束箱中,连抬头和活动一下的权利都没有,而男子将导尿管的口部插入拘束箱底部的一个小孔,这样美少女的尿液就会自动流入拘束箱底部隐藏的储尿盒里,男子按了一下遥控器的按钮,两位美少女下体的电击器便每间隔三秒低电压电击一次,使其始终处于紧张和低度痛苦中。最后男子还不忘提醒安娜和紫琪:两位奴儿,忘记你们的以前,忘记你们的姓名,开始享受你们漫长的奴隶人生吧,晚安!哦,对了,千万别让你们的膝盖离开拘束箱箱底的铁片啊,更不要想着逃跑,不然,她们两个就是你们的下场,男子望向仍然处在昏迷状态的被剥去面具的两个女奴隶,说完,男子将两个打开的柜门关闭锁紧,关上灯,拉上窗帘,一起把两个昏迷的女奴隶抬出房间,扔进楼门口的车里,扬长而去。

教学楼的大钟已指向夜里12点,而在楼里的一间教室里,十个透明的箱子整齐的安放在地面上,而十位无人能认出本来面目的美少女奴隶,正在箱子里享受着倒错的奴隶人生。

第二章

时间已至深夜3点,可被禁锢在拘束箱中的安娜和紫棋却觉得时间就像过去了三年一样漫长,从未如此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并且失去视觉,加上被全身禁锢,使她俩的全身关节都酸痛不已,膝盖更是钻心的痛,心理更是无比的恐惧,后悔感更是充斥了大脑,好好的家不待,为什么要好奇心这么重,来探索什么秘密呢,现在到好,人没救出来,自己却永远落进了这无尽的痛苦深渊,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啊。作为从未夜不归宿的乖乖女,当自己的父母发现这么久都没有回家该是多么着急呢?可是,痛归痛,悔归悔,但身体依旧是一动不能动的,对电击的恐惧,更是让她俩都不敢去试图移动一下已经疼的无法坚持的膝盖,被电击器插入而被扩张的两个蜜穴,已被疼的麻木起来。两位美少女,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被禁锢在这拘束箱中,大脑中的思想从清晰慢慢进去了混沌,却又因为时断时续的电击而无法进入睡眠状态,就这样在半睡半醒中慢慢度过这地狱般的时间………除此以外,还能怎么样呢,哎!

已经意识模糊,接近崩溃边缘的安娜和紫棋,被一阵嘈杂声所惊醒,不一会,安娜感觉到拘束箱的门被打开,两根电击棒也停止了电击,随后,一个男人将她拉了出来,头套被取下,她环顾四周,发现其他女奴也被陆陆续续放了出来,可是由于带着硅胶面具,加上昨晚忘记了紫棋带的面具的样子,所以她无法从面部认清谁是紫棋,但是她却断定其中一人肯定就是自己的好友,因为加上她,只有两个女孩因为关节的疼痛而瘫软在地,而其他八位女孩却因为已经接受了长期而残酷的拘束训练,就像平常人早晨起床

一样,然后整整齐齐排成一排,正在训练有素的接受拘束铁链的摘除工作,一个男人看到安娜和紫琪无法自己站立,立即要求四位女奴去给她两进行关节的按摩,之后,四个去除了拘束铁链的女孩分别来到安娜和紫琪的身前,两两对其开始在关节处按摩,一直进行了十分钟左右,安娜和紫琪的四肢才从被一夜的拘束造成的麻木状态恢复过来,然后立即被架起,然后强行让其和其他女奴站在一排,之后,一名看似主管的男人站在她们面前开始训话:各位,大家可能看到了今天似乎有两位同类(她们已经不把这些女奴隶当成人类,而是被作为物品或者犬类等动物对待,所以称呼上她们之间称为同类而不是同班之类人类之间的称呼)有点异常,那么我现在很高兴的告诉大家,从今天起你们又多了两个同类,希望大家在今后的生活中和睦相处,由于她两是昨晚才加入进来的,对你们的日常行为规范还不是很了解,所以由伊奴和慧奴负责对她两今天行为规范的监督和教导,她两的称呼暂定为娜奴和紫奴,娜奴由伊奴负责,紫奴由慧奴负责,现在是早晨8点,其他的奴先依旧跪地静思,等待9点30分的培训班毕业典礼,伊奴慧奴在一个小时内负责对娜奴紫奴今天所需行为准则的教导,然后只需进行半小时的跪地静思就好了,如果今天她两由于行为规范的问题导致任何不妥的现象发生,有你俩好看,好了,现在大家开始!

男人一声令下,只见六位女孩迅速跑到一面墙面前,面朝墙面跪下,腰部挺立,双手背到后背,小臂贴着小臂,呈一字型,将头低下,然后一动也不敢动。而其中两个女奴,分别走到安娜和紫琪面前,命令她两跪下,安娜和紫琪当然不从,对两个女奴喊道:我们凭什么跪下,我们是人,不是你们的玩具,快放了我们,不然我们父母肯定会报警抓你们的。话还没说完,强烈的电击感从阴部和肛门传来,疼的两位少女立即瘫倒在地,浑身震颤,原来,训话的男子早已料到安娜和紫琪肯定还会抵抗,所以就站在她两身后监视,当她两不服从伊奴和慧奴的命令时,果断按下了电击遥控器,20秒后,男子关掉电击棒,蹲在安娜紫琪的面前,说:何苦呢,早已告诉你两赶紧丢掉幻想,安心的开始奴隶生活,怎么就是不听呢?看,又白白遭受了一次痛苦吧,呵呵,从现在起,伊奴和慧奴两位同类前辈的话你们必须绝对无条件服从,不然,抗拒一次电击一次,而且下次的电流强度会比这次强两倍,而你们的痛苦会增加4倍都不止,明白了吗?而安娜和紫琪被电的浑身发抖,在残酷的惩罚下,再也不敢顶嘴了。这时,伊奴和慧奴也跪在安娜和紫琪面前,对她两说:两位妹妹,我们知道你们现在是万般的不愿意接受成为性奴隶的事实,可是,你们不接受也得接受,早点接受这个事实,就会少受一点折磨和痛苦,因为我俩也是从你们现在这样走过来的,不管我们当初怎样的反抗,都无法改变事实,而我们也因为反抗而受到了很多很多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但现在不是还是成为了奴隶吗?因为训练我们的组织背景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的客户遍布全世界,我们以前的很多前辈在接受完长时间的训练后都被这些客户买走,从事专业的性奴隶工作,而我们的工作并不是简单的和男人性交,而是非常专业,非常残酷的性虐待工作,也就是她们人类常说的SM,我们的培训期有3年,在这3年中,我们要像学生一样接受各种专业和系统的SM课程,然后每门课程都要进行考核,每样考核完成不了,都要进行惩罚和重新学习,而3年的培训时间也要相应延长,如果时间超过5年都无法完成所有考核,那我们就会被当做废料处理,至于怎样处理,等你们到了训练基地后就会明白了,因为我们实在是不忍心说出如此残酷的事情,而等全部考核完成后就会进行结业评级,评级越高,卖价也就会越高,就越会被高级的独立客户买走,而成为专职的私人奴隶,如果有幸成为一些素质较高,心肠较好的主人,那么说不定就会有相对舒适一点的生活,甚至遇到主人良心发现而获得自由之身,不过到那时,我们已经从自身心理上深深依赖SM生活了,所以一般即使主人让我们恢复做人的权利,我们也适应不了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但如果考核评级低,就会被世界各地的性虐待俱乐部等盈利性色情组织买走,那样的话你们可能就永无自由之日了,因为盈利性组织的目的就是赚钱,而你们就是他们的赚钱工具,他们会最大限度的榨取你们的盈利价值,加上这种组织的客人各种各样,有不同的虐待技巧,所以你们就会受到各种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残酷虐待,而等这些组织将你们的价值榨取完,你们也就意味你们整个身体被虐待报废了。所以,为了能成为高评级奴隶,我们都得非常刻苦的去学习和练习一切他们让我们去学习的被虐技能,要从心底里接受自己已经不是人类,而是受虐机器和受虐动物的事实,忘记自己曾经的一切,你们今后所需要的做的,就是忍受一切痛苦,把受虐当成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把一切精力和想法都用到提高自身受虐水平上来才行,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高评级奴隶,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熬到恢复人类生活的机会,虽说这种机会的几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不过,这总还算是一点希望不是么,而为了这一点希望,两位妹妹,接受事实吧,哦对了,你们不要幻想家人和朋友之类的会来救你们的,我们刚才已经说了,他们背后的势力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强大的,所有被他们看中的女孩,无一例外的都会成为像我们一样的奴隶,而我们的家人,无一例外的都会收到警察部门关于我们已经遇害或者失踪的通知,或者收到假冒的骨灰等假遗物,使他们彻底相信我们被害的消息,而我们曾近作为人类的身份信息会被他们买通的政府人员彻底销毁,也就是说,现在你们两的人类信息或许已经不存在了,就算你们现在逃出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你们离开这里30分钟,你们底下的电击棒就会以最大电流电晕你们,而内置的GPS装置便会通知他们你们的位置,而把你们抓回去,你们听明白了吗?当伊奴和慧奴说到这里时,安娜和紫琪眼中已经满是绝望和无奈的泪水了,不过,她们已经意识到想回到昨天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能边哭边点头,来默认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好,既然你们接受了这个事实,那我们就给你们讲讲奴隶外出训练规章守则:

第一条,在心理上不得有已经回到人类世界的思想,做到身在基地外,心在基地内,时刻保持自己是非人类的事实。

第二条,为了保密原则,不得与身边的人类有任何语言交流,尽量远离人类,不得用眼神和神态和人类做思想交流。否则当场开启惩罚装置进行惩罚。

第三条,全天候穿戴标准外出拘束装备,佩戴防认出硅胶仿真面具,防止作为人类时的熟人认出。安装防逃跑装置,当身边没有人类时进拘束箱进行零活动能力拘束,以保证绝对安全。

第四条,刻苦学习应学技能,回基地后进行考核,如不合格,转至下批次同科目奴隶团队再次进行训练,相应增加整体学习时间,直至考核合格为止。

第五条,如强行逃跑,抓回后按一级惩罚级别进行作废处理。

第六条,如遇到作为人类时之熟人,包括亲人时,不得因怀念而做出感情表露等行为,以防止意外事情的发生,应做到如从未认识的表情,否则当场开启惩罚装置进行惩罚。

第七条,做到互相监督,鼓励揭发同训奴隶的违规行为,揭发有奖,包庇惩罚。

第八条,在每日早间进行跪地静思,主要思考内容为回忆在基地时的奴隶训练技巧,思考奴隶心理等能加强自身奴性的事情。以防止在离开基地期间减淡奴性思想和受虐技巧。做到时刻不能忘记自己是永远失去人类资格的下贱性奴隶之事实。

伊奴和慧奴一口气背诵完这几条行为准则,就像背课文一样,非常流利,然后对安娜和紫琪说道,这些行为准则一会你们必须严责遵守,尤其是第二条和第六条,不然我们两个都要跟着你们遭殃,还有,这些规定必须严格遵守,等你们被带回基地后,会得到一本女奴行为规范守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行为规定,你们到时候要认真的背会,然后牢记于心,并严格遵守,调教师会随时让你们背诵,而且不得违反,如有任何一条的违反,都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而这些从轻到重的惩罚,每一样都够你们受的,记住了吗?安娜和紫琪听后在震惊之余吓得连连点头,生怕回应慢了而再次受到电击惩罚。

这时,一名男子来到她们面前,说道:伊奴,慧奴,安奴,紫奴,已经过了一小时了,开始跪地静思吧,安奴和紫奴,你们必须牢牢记住两位前辈同类给你们说的一切,在半小时的静思的时间里好好回忆和加深一下,并且要学会忘记曾经作为人类时的一切。

说完,伊奴和慧奴拉着已经成为安奴和紫奴的安娜和紫琪来到那6位同类身旁,教授了她两在静思时的跪地动作要领后,自己先跪下,低头开始静思,而安娜和紫琪也无奈的放弃了自己昨天还拥有的人类权利,屈辱的学着其他女奴的姿势,跪地,挺身,低头,将双手呈一字型背在身后,至于她两在那30分钟里思考了些什么,只有她两自己才能知道了。

漫长的30分钟,终于过去,主管男子一声令下:全部起立,调整状态,准备参加你们的毕业典礼,典礼后,你们的外出培训就宣告结束,然后将立即被带回基地,明日参加考核,不合格的会继续被带回这里和下一批形体培训的女奴一起重新学习。好了,大家排好队,依次出门,下楼在操场集合,参加典礼!

紧接着,安娜和紫棋跟随其他八位女奴,排成一对,双手依旧呈一字型背后,身上依旧穿着黑色练功舞蹈服,贞操带,和一系列拘束环,不同的是并未换成平时穿着的训练舞蹈鞋,而是昨晚被换上的15厘米高跟鞋,幸好安娜和紫棋从小学习芭蕾舞,双脚经过锻炼已适应了踮起脚跟行走的技能,所以驾驭这么高的高跟鞋并不是很难,即便如此,她俩走路的姿态和熟练程度仍然无法和其他8个女奴相提并论,由此再次可见作为可怜的女奴,仅在对超高跟驾驭的训练,就是何等的严格和残酷,对于普通女孩穿上连站立都不可能的变态超高跟鞋,她们穿上却犹如穿着平底鞋一样轻松自然。想到这儿,安娜的下体突然生出了一股隐隐约约的兴奋之感,这是怎么回事?安娜不由得一阵紧张,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现在处于这么羞辱和悲惨的境遇,我怎么能有这种感觉呢?简直是羞死了!!

不一会,她们就走到了每天训练学习的舞蹈教室,一股特别的感觉又涌向安娜的心头,

她回想起之前每天在这里训练的日子,是多么的快乐和自由,在那时,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短短的一夜,便把她的命运彻底改变,到现在她才体会到自由是多么的珍贵,不过,更重要的是,之前每天结课后,当她看到那十位女孩被拘束起来的时候,心头都会莫名的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幻想,那就是想象着如果我自己也是她们之中的一员会是怎样一种体验和感觉?呵呵,现在,我倒是如愿以偿了不是么,人生啊,就是这么变化无常。

在胡思乱想中,安娜和紫琪跟着队伍来到了学校的操场上,她两看到,穿着蓝色舞蹈服的普通学员已经来到操场站好了队。而她们被引导着站在了她们的后面,由于典礼还没正式开始,那些普通学员还在互相说笑着,有的在互致问候,有的在说着昨晚的趣闻,有的在商量着毕业典礼后去哪里庆祝,而安娜和紫琪两位美少女,本应与她们一起欢笑寒暄,甚至在典礼后与他们一起去庆祝,玩乐,但是,现在的她们却只能以女奴隶的身份,安安静静,整整齐齐的以双手背后方式站立着,而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便有人手拿电击遥控器严厉的监视着她们,所以,即使她们哪怕是说一句话,都会受到残酷的电击惩罚,更可悲的是,每日与安娜紫琪一起上课的美女学员,此时却无法认出就在身后的好伙伴,更不知道每日相处的同学,此时就在身后受着废人的折磨,安娜多么想喊出声来告诉眼前的同学,可她明白,如果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再次遭受强烈的电击,而根本无法对他人说出自己的遭遇。人生最可悲的事情,或许就是这样了吧。

就在这时,学校领导和培训老师依次来到了主席台,而培训老师并未坐下,而是用非常悲伤和惋惜的向大家宣布了一件事,她对大家说:各位同学,在毕业典礼开始之前,我向大家说一件十分令人惋惜和悲伤的事情,那就是之前与你们一起上课和训练的安娜和紫琪两位同学,有人亲眼看到她两在昨晚,从市郊的江边失足落水,由于水流湍急,还未等人去救,便被江水冲走,至今鸟无音讯,警方已经宣布她们两人生还的可能性非常低,而且加上昨晚江水流速非常快,根本无法施救,预估计两人的遗体已经从江入海口冲进了大海,遗体被找到的可能性极低,现在警方已经告诉了她两的家长,而我们也为她两的遇难表示无比的悲伤和惋惜….

当老师说完,前排的普通学员对安娜和紫琪的离去都悲痛万分,而正站在后排的安娜和紫琪,则对绑架自己的组织无比的震惊,他们的办事效率竟然如此之快,一夜之间,就让自己这样合法的从人类世界消失,而自己就在这里,而无法对她们说出自己还活着,这样的事情,对自己是多么的残酷啊,看来,难道自己就只能这样变为毫无自由,毫无人权,在人生以后的日子里每日接受残酷的虐待的SM性奴隶了吗?想到这里,安娜和紫琪对自己的遭遇已经彻底的接受和服从了,而这种接受,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无助。

紧接着,毕业典礼如期举行,就和其他毕业典礼一样,领导讲话,老师讲话,学员代表讲话,之后,就结束了,形式非常简单,然后,那些普通学员进行了拍照等活动,而安娜她们十位女奴隶,被基地的一名男子,带到教学楼后,一辆大巴车,已经早早等候在那里,十位女奴隶依次被带上铁链,头套,口塞等拘束具,然后一个一个被带上了大巴车,而大巴车上,并没有常见的座位,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十个每晚拘束她们的拘束箱,而每个拘束箱都被固定在大巴车地板上,不会因为车辆的运行而活动发生危险,不出所料的,十位女奴都被再次被固定入残酷的拘束箱中,然后车门迅速被关闭,在一阵发动机启动声后扬长而去。就这样,安娜和紫琪两位美少女,永远的消失在大家的生活中,而在倒错的SM世界,却增加了两位可怜的成员。

市郊,一片密林中蜿蜒着一条很不起眼的小路,不宽,仅够两辆车勉强迎面而过,一辆大巴车却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过,看来司机对这条路是极熟悉的,在路的尽头,有着6条岔道,或许每条岔道都通向不同的地方,当大巴车开到这里时,拐进了左边的一条岔道,并放满了车速,继续行进了约一千米左右,又拐进了小路右手的一条小道,行驶了约几百米后,几棵大树挡住了去路,前面,已无路可走,难道说司机记错路了吗?当然不是,司机熟练的按了一下驾驶台上的一个按钮,只见大树前面的路面上向下打开了一道斜坡,斜坡下竟然有一条隧道一样的隐秘道路,待斜坡落稳后,大巴车沿着坡道开进了这条隐秘的隧道,而那个斜坡式的开口,在大巴车开进去后,又迅速而安静的合上了,从外部看,那就是一条被即可大树挡住的断头路,这个隐秘的通道,隐藏的简直天衣无缝,而如此费尽脑汁设计的设计这样一条密道,是何人所为?那条地下隧道里,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地下,大巴车沿着隧道行进了200米左右,出现了一扇仅够车辆进入的铁门,司机按了一声喇叭,不一会,那铁门便在电动机的带动下自动打开,车缓慢开进去后,门便又自动关闭,里面灯火通明,除了这两开进来的,已经有4辆相同的大巴车已经停放在里面,原来,这里面是一个车库。不过,这个车库的隐秘程度,可堪称军事基地一样的隐秘了。

而这大巴车,当然就是运送安娜和紫琪等10名SM女奴隶的那辆了。当大巴车停稳后,车门便被司机打开,而等候在车旁的四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迅速上车,将拘束10名女奴的拘束箱一一打开,然后又一一将10个女奴快速拉出,命令她们立即在车下列队,刚刚从严密拘束状态下解放的女奴隶们,还没等稍稍活动一下四肢关节,便在命令下迅速的走下大巴车,在车前整齐列队站立,而安娜和紫琪这时也只好跟随其他8位前辈女奴老老实实的站在队内,列队完毕后,一个男子出现在她们队前,说道:欢迎各位又回到训练基地,一个月的外出,大家一定是享受了难得的轻松吧,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希望大家马上把心从外面的世界收回来,那里毕竟不属于你们,而这地下的训练基地,才是你们真正的唯一所在,继续努力进行以后漫长的SM训练,是你们唯一的使命,听说这次你们从人类世界带来了两位新奴隶,那就请这两个幸运的女生留下,其余的,跟着王教官到清洗室去做彻底清理,然后回各自监舍休息,以迎接明日的形体考核。

之后,其他8名女奴由名叫王教官的男子带队,走进了一面墙前的电梯。只剩下安娜和紫琪两个不幸成为女奴的少女,孤零零的站在车库里,眼神中充满了恐惧,这时,一个身穿皮质紧身连体服的女人来到她两面前,用手中的面具溶解剂在安娜紫琪的面部喷了一遍,缓慢的将粘贴在她两面部的硅胶面具去了下来,说道:两个小美女,这十几个小时感觉如何啊?肯定还没有忘记作为人时的美好时光吧,不过,从你们穿上这一身装具的时候,就已经和人类身份告别了,现在,你们两个名叫娜奴和紫奴,安娜和紫琪两个女孩,已经在昨晚死去了,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娜奴和紫奴,安娜和紫琪已经变成了鬼混,和你两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我,则是这个女奴隶训练基地的一名主任调教师,也就好比是你们原来上学时的班主任,而由于你们是刚刚成为新奴隶,所以你们是不能和刚才那几位二级奴隶们一起接受训练和调教的,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将和昨天刚刚运到的10名新奴隶,组成我们训练基地的第138批次奴隶班,成为3级奴隶,然后经过3年的训练和专业调教学习,成为合格的高中低商品级SM女奴,光荣的接受全世界顶级SM爱好者和SM俱乐部的挑选购买,到时候,你们的身价可不菲哦,就算最低级的女奴,售价也将高达80万美金,而如果能成为最高级的高阶女奴,其身价可是能达到最高200万美金哦,所以,在这3年的时间里,希望你们都要努力再努力,尽可能的成为身价最高的专业女奴隶啊!好了,现在,你们两个跟着我走,让我带你们去和其他8位同类相聚吧。随后,该女子拿出两条铁链,分别锁在安娜和紫琪的金属项圈上,拉着她两,走进了电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